*以下夹带大量私货。

看完视频的我揉了三张纸巾才恢复了打字的能力。嗯。

没想到哇,长夜姑娘做了视频送给我!真的没想到!做视频那是多么费时费力的事,我做过所以知道,从整体构思到挑选画面,从剪辑调色到细节调整,一遍遍渲染看成品效果,真的是痛并快乐着,所以懒人如我最后还是选择写文(。

也正因为此,我很清楚看似不长的视频背后付出的时间和精力,何况三五分钟的视频也不算短了。感动死了,谢谢长夜姑娘!攥着纸巾哇哇大哭!

 

然后说说视频~

《南山南》的感染力很强,没错,从一开始阿诚哥洒面粉配上大雪纷飞的歌词,这个画面就让我起鸡皮疙瘩了,到最后一遍遍地诉唱——我觉得是呼喊——南山南,北秋悲,镜头在回忆和现实之间不断切换,更是泪眼哗哗流。

印象最深的几个画面,一是明楼回忆故人,重庆的远景配合虚化的人像。明诚的侧影太美!(是明诚在河边听黎叔说找到儿子的画面,我没记错吧?),端庄微笑的明镜、白衬衫少年明台、曾经的战友王天风、于曼丽和郭骑云,这些明楼的故人,都以最完美最明亮的姿态停留在他的记忆里。

对于带着回忆留下的人来说,早早离去的人其实是幸运的。

像于曼丽对于明台,恐怕明台一辈子都会梦见那轮土里的明月。就让他梦见吧,有时候错过就是一辈子的剜心和铭记。(我好像对小明太苛刻了。

大姐临终前说过一句话,“我一直生活在担心之中,担心会失去你们”。起初我为大姐的这份担心唏嘘不已,但是后来想想,死亡无疑是解脱了她的精神折磨,这么说似乎很残忍,但事实如此。三个弟弟的身份是这样复杂,无论是抗战还是内战,以及之后的几十年里,短暂的幸福和满足有,但是长期的太平是奢望。

关于楼诚在抗战后的经历,看过不少文,无非去国留国两条路。这里我要坦白一个脑洞。明楼的头痛病在我看来一直是不祥之兆,那个年代对脑血管疾病的认知不够详尽,加上各种客观因素限制或是催化,他的病痛可能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人,冀朝鼎,经济学家。明楼的经历和他很相似,连出生年份都极其接近,可以说,把明楼代入冀先生的经历毫不违和。1963年,冀先生突发脑溢血逝世。知道我想写什么了吗?😂

好吧,这个脑洞已经被我枪毙了,原因很简单——我不舍得让明诚一个人留下来。所以,为了阿诚哥,大哥,请你好好地活着吧!(我对大哥太不偏心了。

第二个印象深刻的地方是老年明楼翻看相册,这一段和楼诚街拍照片的剪接真是绝了!这张合影是我爱上楼诚的起点啊!

之后的歌词“如果所有的土地连在一起,走上一生只为了拥抱你”,与之相配的几个长镜头,更是让我哇一声哭出来,好像明楼真的走过了长长的回忆之路,明诚站在道路的尽头,翩然转身,对他微笑,于是我就哭唧唧地一发不可收拾了……

故地重游,往事历历在目:那场剜心的雨中戏,明诚的眼睛是窗口最美的景致,一件大衣想起他们相互扶持的日子。如果这里的回忆还是温情惆怅,那么之后就是冰冷的刀子。兔子呕血三升,最后一句“大哥”哭得头疼,不管是不是真的,就让我想成那是明诚吧,他们最终团聚了。

很惊喜见到了董岩,见到了明台的母亲,见到了于曼丽、郭骑云、王天风,他们是剧中一闪而过的配角,是现实中的芸芸众生,被历史的洪流裹挟向前的千万生命。

点亮一丛火需要击打千百次,无数火星瞬间迸发又熄灭,他们就是这些星星点点的光亮,楼诚也是,每一个努力过的人都是。

无论他们的努力在当下有没有回报,他们都是点亮那丛火的力量之一。

如果要认识楼诚,认识那个年代的战士,我觉得必须记住这一点。

 

最后紧紧地抱住长夜姑娘埋头蹭!!❤️❤️❤️


何堪最长夜:

【楼诚】【伪装者群像】 南山南 (陈道明饰老年明楼)

我的第二个楼诚视频,送给亲爱的 @兔子窝 太太。去年10月份我发那个【暂别】的帖子之后,惹得兔子伤心,这件事每次想起都会难过。做这个MV给你是想说,我回来啦,我再也不走啦。觉得兔子姑娘是很长情的人,温柔地在意着这个圈子的每个朋友。也非常喜欢她细腻的笔触下,美好的明家四姐弟,要一直写下去呀。

 其实在这么久之后才来剪楼诚,对我来说是有心理压力的。因为这一年多楼诚视频不计其数,优秀的作品又那么地多,当我剪到一个镜头的时候,就总在心里疑虑:这个脑洞已经被用过了吧?这个设定是别人的吧?包括用陈道明老师的陆焉识做老年明楼的作品也已经有很多了!但是想到适合他们的歌,心里就放不下。这一首《南山南》,用的是张磊的版本,歌曲本身的感染力就非常强大,只需要配上与歌词契合的镜头,无需任何特效技巧,就可以朴素地把这个归来的故事讲完。送给兔子,也献给《伪装者》那个年代里每一位孤勇的战士。

©兔子窝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