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楼诚】夏日1930(三)

1930年,明楼26岁,阿诚17岁,明台12岁。

前文:(一)    (二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三)

明台一进包间就喊热,扎下马步迎着风扇一通猛吹。明镜笑他像开了锁的猴儿,刚才和唐先生问候时的乖巧劲儿全不见。

窗外晚霞四起,房间两面临水,雕花窗敞开,不时有微风淌过。明诚短袖长裤不觉得热,明楼定力更好,换了一件质地凉爽的衬衫,依旧长袖及腕。他这身淡然气度让唐先生也不禁多看两眼,言谈间是明明白白的欣赏,还有未宣之于口的遗憾。

唐裕年比明镜稍长几岁,同是一家丝绸厂的股东,又在商会共事,两人有几分交情。他的胞妹唐九小姐下月在理查饭店举办婚宴,明镜昨天刚收到请柬,今晚就在乐圃阆茶楼巧遇他,忙不迭地上前恭贺。唐裕年原本有意撮合明楼和亲妹子,然而唐九小姐眼高于顶,千挑万选找了一个靠关系在海关捞了份闲职的夫婿。得知明楼即将去财政部任职,唐裕年嘴上连声称赞后生可畏年轻有为,心里直怨妹子睁眼瞎。

明楼揣着明白装糊涂,跟在姐姐后面道声恭喜。他二十六七岁,英姿勃发,谈吐又稳重,叫人见了就心生好感,身边两个弟弟年纪虽小,也都清俊乖巧。这一家子走进饭店,大堂的灯光似乎也更亮了些。

明镜点的菜都上了桌,浓油赤酱,咸香四溢,最合明楼口味。明镜看一眼弟弟消瘦的脸颊就叹一声,筷子一起一落,明楼碗里的菜又高出一头。明台也凑热闹,往大哥碗里添了一块胡萝卜。那是明镜夹给他的,他顶讨厌胡萝卜那股怪味。

见明镜往他这里看,明台缩了缩脖子,忙说大哥喝汤,另一边明诚已经端了汤碗放在明楼面前。冬瓜老鸭汤装在大瓦罐里,碧绿清亮。明诚知道明楼不爱吃鸭肉,只挑冬瓜和瑶柱盛了满满一碗。

明楼看着堆得冒尖的汤碗失笑:“我在外面也不是没饭吃,哪里至于这样。倒是你们两个得多吃点。”

“我们吃得可多了,一天五顿。”明台豪爽地亮出五根手指,无比骄傲。

明诚挠了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周妈妈有时候会给我们做宵夜。”

他和明台都是半大小子,食量惊人。有次明镜亲眼见到他们凑在一起,一顿饭吃了七块红烧大排十只虎皮蛋,吓得让周妈妈端走盘子,不许他们这么毫无章法地猛吃。结果,半夜明台活活地饿醒了,惨兮兮地来挠明诚的门。明诚下楼煮了两大碗面,一人一块排骨才算吃饱了。

明镜笑着看他们兄弟你一言我一语,心里暖融融地熨帖得不得了。明楼的工作有了定数,不用再出差奔波。南京和上海离得不算远,来去也方便,天气和饭食口味都和家里差不多,明楼也能习惯。她兜兜转转想了许多,视线落在弟弟线条利落的侧脸上,忽而又蹙起眉头。

趁明诚明台分神吃饭的当儿,她轻声问明楼:“你这两年有没有认识什么女孩子?”

明楼笑着摇一摇头,没有说话。明镜拿不准他的意思又追着问,不给他打岔的机会。

明楼只好开口,脸上仍是带着笑:“大姐,我前段时间工作忙,别的事都顾不上。”

“那你总是见过几个的吧。唐家那位不提也罢,严家和杨家的千金,还有上次在明堂哥家里认识的荣家三小姐,有没有和她们再联系过?”

“没有。”这次明楼答得很干脆。

他夹了一筷子菜,又舀一勺汤喝,看样子是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。明台的视线已经在他们之间打了几个来回,见大姐似乎对大哥的回答很不满意,便自告奋勇地抢答:“上次我们看到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明诚的筷子忽地从眼前掠过,他追着筷子尖上的红烧肉喊起来:“阿诚哥,那是我的红烧肉!”

明诚恍若未闻,肉到嘴边一口吞下,舌尖一卷把嘴角溢出的油汪汪的酱汁也舔干净,留给明台一只空盘子。

“我的肉……”明台心碎得几乎掉下泪来。

“要吃就再点,哭什么。”明镜温言哄他,吩咐服务生再上一份。

明台那点泪意本就是假戏多过真情,听到还有肉吃又抖擞精神,吸吸鼻子大声说:“都是我的,你们谁都不许吃!”

“好,都是你的。其他人呀都不准吃,听到没有?”明镜眼含笑意扫过两个大的,满意地看到他们点头,转头又问他,“你刚才说看到什么?”

明诚心里一跳。他没想到大姐会追问下去,有心想打岔,嘴里含了饭菜还没咽下去,急得抄起茶杯猛喝水。

“我看到……”明台转了转眼睛,这边阿诚哥两颊微鼓,紧紧盯着他,那边大哥伸了筷子在夹菜,目光却轻轻落在他脸上。天边惊雷炸响,他瞬间清明,话到嘴边又变了样,“我看到,看到阿诚哥收了女同学情书。”

桌上的人俱是一静。明诚一口茶呛入气管,咳得惊天动地。

俩兄弟每天来去学校都有司机接送,先接读初中的明台,再到高中接阿诚。明台看到有个女生在学校门口拦住阿诚,红着脸往他手里塞了一样东西,他在车里没看清楚那是什么,只凭想象添油加醋,没想到歪打正着。

明诚突然被揭开私事,脸上像泼翻了酱汁,一直红到脖子根。明镜拿手帕给他擦脸,看他满脸通红难掩尴尬,笑着安慰道:“有人喜欢是好事情呀,害羞什么。”

“大姐……”阿诚被她含笑的眼神一看又不自在起来,轻声解释,“我没有收。”

明镜惋惜地呀叹:“下次就收下,再请人家到家里来喝茶。做朋友也好的呀。”

明楼一直在帮他拍背顺气,这时也笑着点头:“人家一片心意,你请她喝杯咖啡吃顿饭也好。”

明诚急忙澄清:“我不喜欢她的。”

明镜噗嗤一笑:“你大哥的意思是,如果你没那个意思,请人家吃顿饭说清楚,好过当面拒绝。不过要我说啊,应该请她来我们家做客,让我看看。说不定和我们阿诚挺般配的呢,是不是?”

明楼点头说是,明台却摇头:“那个人不好看。”

明镜惊奇道:“你才多大呀,已经懂得看人家漂不漂亮了啊?”

“皮肤白眼睛大,穿旗袍漂亮的才是真的好看。”明台正得意,耳边冒出明楼一记冷哼,立即推脱道,“阿诚哥这么说的。”

“胡说!我什么时候说过。”明诚瞪着眼睛反驳。平时明台胡扯他都由着他,但是今天真的生了气,目光沉沉盯住他,从牙缝里挤出声音,“你藏在我房里的那些东西还要不要了?”

明台顿时噤若寒蝉,服务生这时进门上菜,他咋咋呼呼地伸筷子去夹,先在大姐大哥碗里各放一块,再拨出一堆慷慨地送给阿诚。

明镜欣慰地感叹,小孩子长大了呀,懂事了。

明楼笑而不语,是长大了,还长心眼了。


TBC

(没)有奖竞猜:明台看到了什么?XD

================

【 兔子窝  目录】 

©兔子窝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