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楼诚】盛夏(二)

明家旧事系列。1925年,明诚12岁,明台7岁,明楼21岁,明镜30岁。

前文链接: (一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二)

午后院子里静悄悄的,灶间偶尔传来欻欻水声,像是有人在刷洗锅盆。院墙外面的小径两旁种了一丛丛碧绿喜人的四季竹,然而连日暴晒,青绿的竹叶也泛了黄,萎靡不振地耷拉下来。

掩映在丛竹间的木门动了一下,被人从外面悄悄地推开,铁铰链吱嘎一声响。

“谁呀?”灶间里有人扬声问。

明台急忙朝阿诚招手,示意他快跑。清脆的声音转眼就到了门前。

“小少爷回来了呀!”阿玉欣喜地叫道,一回头又看到阿诚,“阿诚少爷!你们去哪里了呀?周妈妈找你们找了一上午,都快急疯...

伪装者 x 精英律师 x 猎狐

看图说话之前女友又回来了——

大哥:“喂阿诚,我有事找你。是这样的blabla……”

阿诚:“我正要出国抓个逃犯,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。”(挂电话)

大哥:……

回头找到大姐那儿,大姐一脸嫌弃:“都9021年了,还和那个汪曼春不清不楚!”


(图源见水印)

【楼诚】猫(二)

隔了十个月的更新。前文链接:(一)

1940年春,原剧时间线,有部分电视剧《红色》人物。

相关章节:再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二)

明楼第二次见到那只猫是在花园里。傍晚时分,淅淅沥沥下了一天的小雨终于停了。天色昏昏,草丛深处伏着混沌的一团,他凝目看去,正对上那猫抬头望过来。

明诚在沙发上削苹果,听见明楼的声音从门口传来:“阿诚,家里有鱼吗?”

他回过头,一人一猫立在门廊上,齐齐朝他看。

家里没有鱼虾,明诚在厨房里找到一瓶没开封的牛奶,看日期是今天的。他和明楼习惯吃西式早餐,牛奶面包、煎蛋咖啡,每天清晨送奶工送来两瓶新鲜牛奶。可是这几天明楼总是说胃里不舒服,不愿意喝牛奶,...

好东西,多谢分享。

找了一下,第一张图第二段就有白赛仲路(今复兴西路)。

无边升平:

或许各位写文时偶尔能用到的一点资料:

上海市新旧路名对照表两张


P1-由旧路名检索新路名

P2-由新路名检索旧路名


来源是《上海市行号路图录》,1947年出版。

据本人推测,所谓“新旧”应以1945年为界;而所谓“新”者,并不代表今天仍在使用。

以“霞飞路”为例,对应的新路名为“林森路”,而非1943年-1945年使用的“泰山路”,也非今天使用的“淮海中路”。


占tag,致歉。

【楼诚】盛夏(一)

明家旧事系列。

1925年,明诚12岁,明台7岁,明楼21岁,明镜30岁。

一坑未平,又起一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(一)

灰白斑驳的城墙像是被正午的太阳晒褪了颜色,蜿蜒到城墙根下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尽头。黄狗直挺挺地伸出腿,闭眼躺在路边一动不动,一只苍蝇缓缓爬过毛发稀疏的狗肚皮。

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,阿诚蹙着眉头,眯起眼睛朝周围看了看,河流、船只、田野,到处是白亮亮的一片。热浪翻滚,连吸进肺里的空气也是烫的,带着一股泥土烘烤的焦味。

他踮起脚尖,朝城门望去,忽然感到衣摆被人扯了一下,一低头,看见明台从荷叶底下露出眼睛瞅他:“阿诚哥,还要等多久呀?”

“就...

玉兰花又开了,大姐QAQ

放心,我还记着有个坑。

ps. 才发现lof有了置顶功能,把目录挪上来了。

突然发现梁萌萌的眼睛不比阿诚哥的小呢🤔

图源官微。

今年,2018年,是梅艳芳女士和张国荣先生离开的第十五年。

十五年,十五年了。

为什么我今天那么激动,就是因为这个。

凯凯选了梅姐的《亲密爱人》,东哥则是哥哥的歌曲串烧。有心了。

非常非常感谢他们,在跨年的舞台上呈现他们的作品,用这样的方式纪念他们。

泪中带笑。

认识和喜欢凯凯和东哥三年了,我相信,还有很多很多的三年。

ps. 之前我猜东哥会唱《共同渡过》,猜中了。每次听这首歌都忍不住红眼眶,这次也没能例外。

pps. 全场只有他们选了梅姐和哥哥的作品。

湖畔旁,树林边,完美~就是看着挺冷的www

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容易被一些极其平凡的小人物打动。

电影毒液里,除了主角两口子,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厦保安,看起来像是西班牙裔一代移民,一个人打三份工养家糊口,女儿拿到三所顶尖高校奖学金的父亲。

几天前看的电影,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艾迪对毒液说不可以吃他的那段话。有点难过,又很感动,为了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想到这一点的艾迪,也为了那个保安和他的女儿。

我好像又活过来了……

阿诚哥的笑啊,是最美好的。

【楼诚】夏夜(下)

明家旧事系列。1929年,明楼25岁,明诚16岁,明台11岁,明镜32岁。

Warning: 部分情节涉及楼春。

前文链接:夏夜(上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下)

明楼是半夜才回来的。他没有带钥匙,绕到花园另一边的侧楼叫醒阿玉给他开门。明诚在灯下看一本小说,窗大开着,花园里的絮絮低语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,他听出了明楼的声音。

大姐和明台屋里的灯都暗了,想来已经入睡,明楼没有惊动他们,径直去了书房。在灯下脱西装的时候,他听见楼梯上有刻意放轻的脚步声,回头看见明诚站在门口抿嘴看着他。

“还没睡?”明楼对他笑了笑,并不意外这么晚见到他还醒着。

“在看书。”明诚...

©兔子窝 | Powered by LOFTER
1     /     19